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遗世花海 绝美天堂——记哈巴雪山雪海徒步
2018年06月17日 09:39       【 】 【收藏】 【打印

编者按:

端午节日渐临近,很多人开始着手安排端午节的行程,有的人计划出去旅游,有的人想在家里陪陪家人……我倒是有个好的建议,小长假大家可以选择一种新型的户外旅行方式,那就是——登山!

初夏的香格里拉是一抹少女的粉色,草长莺飞、花开成海。从小中甸到普达措,从石卡雪山到白马雪山,盛开着楚楚娇媚的杜鹃花,她们与高大虬劲的云杉林相依偎,依着海拔的不同次第绽放,引得四面八方的人们每天都追逐在她们身后,生怕错过了那些花儿的惊鸿一现。

人们开着车,走几步就能欣赏到花海,这些地方都太容易到达,纵然美景怡人,但总少了情怀。唯有翻山越岭,历尽艰苦看到的,才是绝美风景。哈巴雪山下的原始杜鹃林就是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绝美天堂。

“这里有神圣的雪山,

幽深的峡谷,

飞舞的瀑布,

被森林环绕的宁静的湖泊,

徜徉在美丽草原上的成群的牛羊,

净如明镜的天空,

金碧辉煌的庙宇,

这些都有着让人窒息的美丽。

纯洁、好客的人们

热情欢迎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詹姆斯·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

如果说在香格里拉要找到符合这段描述的地方,必定是哈巴雪山连绵的山水间。

六月的第一个周末,带上行囊,踏上了寻访哈巴雪山杜鹃林的路。听闻哈巴雪山的杜鹃花几乎集中了整个滇西北杜鹃种属,从山脚到山顶分布着近200个品种,占整个云南杜鹃种类70%左右,被国内外生物学家称为“世界花园之母”。因为海拔高差大,气候呈垂直分布,在不同的海拔地段,可以欣赏到不同种类的杜鹃花。

哈巴雪山位于香格里拉东南部,距县城120公里,约三小时车程。蜿蜒的山路在直面哈巴雪山时到达目的地,巍峨的哈巴雪山用宽阔的胸襟稳稳地守护者静谧的哈巴村,村庄绿树环绕,间或红顶小屋,衬出一片安宁祥和。我们的向导是稳重质朴的90后帅哥李顺全,长期的户外工作让他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他经常带游客上雪山,有着丰富的户外经验,只不过这次不是上雪山,而是去雪海看杜鹃花。

我们的帐篷、气垫、食物以及户外用品塞满了两个大麻布口袋,他熟练的把行李拴在骡子上。吃过简单的午餐一声出发令便开始三天的赏花之旅。说实话,对于久坐办公室不擅长运动的我来说,登山确实让我忐忑不安,但凭着一腔想目睹杜鹃芳容的热血,仍然满心欢喜一步步跟着爬。走过一片农田就开始翻越松林,平时清明节去上坟也要爬松林,往往到半坡我已到虚脱状态,但这次我知道翻越整座松林也只是我们徒步的开端,所以根本不敢抬头看还有多远,只敢低头看路,一步步往上,别说还真管用,虽然中途一度大脑缺氧,呼吸不顺,但咬咬牙,很快就爬到了山顶的缓坡。这里有个彝族村,两三户人家,在稍微平坦的地势种着庄稼,羊群悠闲地躺在篱笆外,我们走近了,它们也不惊慌,好奇地看着我们外来客,有的甚至还想走近看个究竟。稍作休息以后继续爬山,这回真的叫爬,没有了松软的山路,此时的路只能用鲁迅先生的话形容:“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那都是一个接一个的大石头,因为连日来的雨让连接石头的路变得泥泞不堪,每走一步都要考虑好下一步的落脚点,有时候石头太陡,距离远,不得不借助手爬上去。脑子里已不再想啥时候能到,想的只是如何安全的走好每一步路,路上遇到了从雪山上登顶归来的游客,萍水相逢寒暄两句,互相鼓励只觉得精力满满。不知不觉又征服了一座山顶,往前的坡下是一片绿油油的牧场,正对雪山,溪水潺潺,几头牛悠闲地低头吃草,阳光懒懒地洒在草地上,这就是我们今晚安营扎寨的地方。

纵然身体疲惫,但在群山环绕的草甸上,精神欢心雀跃。我们一刻不停开始规划扎帐篷的地点,分工合作,搭帐篷、准备灶台和柴火、打水做饭。因为看到很多网上在户外做叫花鸡的视频,所以我们早就计划好了也要做叫花鸡,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鸡,把配好的各种调料撒好抹匀,严严实实裹上锡箔纸,就地取材和泥巴,把一个硬币厚的泥巴均匀地敷在锡箔纸外,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放火上,湿泥在大火中慢慢变色,从土黄变为黑褐色,一个小时后火慢慢烧尽,继续用余炭烘烤一个小时。

天慢慢黑下来,抬头已是满天繁星,星星那么亮,如被水冲刷过般;我们离天空那么近,仿佛伸手就可以碰到星星,天空静谧,无言俯瞰整个大地。周围安安静静,仿佛能听到虫子跳下小草引起的草动,火堆不时爆出一声火炸,远处溪水叮咚,牛铃铛铛,回响在山谷。飘来阵阵香气,应该是叫花鸡好了,敲开变硬的泥土,锡箔纸已经泛黄,迫不及待一层层剥开锡箔纸,烤黄了皮的叫花鸡新鲜出炉,鸡肉嫩而多汁、黄而不糊,就着大自然的餐桌一只鸡分分钟被消灭干净。

我带了折叠的泡脚桶,非常方便,用布做的,内衬做了防水处理,折叠起来一把雨伞大小,基本没有重量,可以用来接水洗脸洗脚洗衣服。吃饱喝足以后洗漱泡脚,在月光下享受大自然的夜晚气息。夜深了,我也困了,爬进帐篷钻进睡袋,准备养精蓄锐,但毕竟第一次户外露营,在帐篷里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只能听到风吹草动,又担心会不会有野生动物,会不会下雨刮风,内心无比煎熬,心想肯定要失眠了,或者明天就打道回府不去看杜鹃花了吧。只能绷紧身体,呆呆看着帐篷顶的月光,感受周围细微的异动,无奈身体疲惫,不一会就进入深度睡眠。

清晨不到六点,帐篷外已经热闹起来。草甸边树林里鸟儿叽叽喳喳叫得欢快,耳朵能分辨出来的鸟叫就有很多种,没有城市杂音的污染带偏,鸟声清脆纯粹,叽叽喳喳,完完全全就是大自然的本声,虽然扰了我的清梦,但因为声音灵动,不觉扰心反到是无比舒心。太阳早已升起,阳光包裹着帐篷,烘干了水珠,柔柔的,暖暖的。拉开帐篷,露珠还未散去,小伙子已经生好火,炊烟袅袅间雪山完全呈现在眼前,远远望去,山上的雪白得晃眼,雪山对面是宽阔的山岚,置身此处如此美好,只愿时光慢点流逝。

吃过简餐收拾好行囊,继续奔赴目的地。越往大山深处走,空气越清新,薄雾中水蒸气在升腾,带起泥土的松香味,一阵阵往鼻子里钻,猛吸一口气,凛冽的气息胸腔,满足感窜遍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带走了浊气,填满了仙气,给肺来了个彻底的Spa。伴着鸟鸣,脚步也不由得轻快了很多。山间峡谷是雪山融雪的河流,接连不断的瀑布发出哗哗的水声,水清冽透凉,冲刷着石板,奔腾着向前。原始深林树木高大挺拔,虽然艳阳高照,但洒在地上的只是散阳,照在身上温暖舒适。因为气候湿润又鲜有人至,放眼望去,树干上、石头上、缓坡上已经积累起厚厚的地衣,仿佛一件绿油油的毛呢大衣披在大地上,走上去松软干燥,如踩在厚地毯上。随意踏足之处,到处都是充满生机生命的绿意,这绿意,荡涤心灵,直入骨髓。环顾四周犹如跌落爱丽丝仙境,只身之间,唯我独在。

越往上爬海拔越高,空气越稀薄,我们的速度明显慢了,骡子也要走走停停。此时周围的树种变得单一,慢慢只剩下杜鹃花,这里漫山遍野都是高大的白杜鹃,但已稀稀落落的谢了,花瓣懒懒地铺在地上,腐蚀在泥土里,印证了那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粉白的杜鹃树干歪歪扭扭的生长着,我们脚踏杜鹃花铺开的地毯踩着不规则石阶往上。

快精疲力尽时终于到达山顶。突然间天地豁然开朗,哈巴雪山呈现在眼前,近得似乎能看到登山者,白雪皑皑,挺拔孤傲,直指天际,雪山下的山坡有一片片烟灰色的冻土,围绕着一潭墨绿的湖泊,湖泊静悄悄的,如一面被遗落的明镜躺在雪山脚下,身边的山坡上是成片的杜鹃花,因为海拔高,这里的杜鹃才刚刚开放,雪白的花瓣温柔的撒满山坡,与洁白的雪山交相辉映,这便是我们的目的地——雪海。找到一片开阔的牧场,支开帐篷,面朝雪山湖泊,背靠漫山杜鹃,4000米的海拔,风带着凉气,淅沥沥下着小雨,静静听鸟鸣,听小溪叮咚,听雨滴落在草地上,大脑放空,浑然忘我,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不由得眼眶湿润。

找些枯枝就地生火,用锡箔纸包了肉烤,再丢几个土豆在炭火中,噼噼啪啪的火星不一会肉香四溢,煮一锅方便火锅,再泡碗面,这享受,在城里哪里能想象得到。这一晚也是睡帐篷,但也许因为有前一晚的经验,也许是风景太过美丽,我竟然已经放宽了心,不再那么紧张,反倒能够轻松享受,只想以天为被,认地为席;同花而伴,听风暗语;见蝶迷舞,赏花幽香。

下山我们选择了稍微平缓但比较绕的路,正是这条路让我彻彻底底领略了雪海杜鹃花的美。整条路用杜鹃开道形容一点都不过分,从脚边开始到目所能及的地方,满眼只有杜鹃花。最先遇见的就是纯白的杜鹃灌木,齐腰高,十几朵小花结成一团,一簇簇平铺延展开来,此时,冰消雪融,春草泛青,万木萌新。这雪白的杜鹃花开在海拔最高的地方,它的美,在于傲视严寒、不畏风雪、不惧贫瘠;它的美,在于知难而上、矢志不渝、坚韧不拔;它的美,在于钟灵毓秀、花满枝桠、撩人心弦。在大山之巅,迎风雪,曝酷暑,集天地之精华,融大山之灵动,自有几分风骨与精神,让人心生敬畏与钦羡。再往下,淌过河流,杜鹃花越来越高,颜色也越来越多变,绕过一道弯,呈现在眼前的是漫山的红,从粉红到玫红到紫红,忽然让我想起了杜鹃花的别名“映山红”,“芳草绝怜随意绿,野花真是映山红。”这一从那一簇地红霞飞落,映红了整个山坡,如霞似火的团团锦绣,热情奔放,在寒风中肆意开放,尽情挥洒,灼灼燃烧,从这个山头延展到下一个山头,空气似乎都被染成了淡淡的红,顿时让人神清气爽,心胸开阔。这红霞辉映满山坡的美景,这生命力绽放的盛大绚丽图景,这蓬勃向上新生命的无尽彰显,让人发自内心的欢欣喜悦。

在山间沼泽地带,数万年的植物枯死堆积而成的草炭土是杜鹃花最爱的酸性介质土,这里生长着成片的碎米杜鹃,有常见的粉色、蓝色,还有稀少的紫色、墨黑色,一片片占满了整片草地,花小而繁多,星星点点,热热闹闹。在山路小道上我看到有一株黄杯杜鹃正待开放,花苞尖尖的粉还未完全褪去,只有几朵黄已完全绽放,鹅黄色的花形如一个酒杯小心地包着,在一片粉花中显得娇贵不可多得,哪想到才往下走了不到十分钟,在一片牧场旁的松林间竟然生长着连片的黄杯杜鹃,而且花枝粗壮挺拔,花朵绽放,挂满了枝头,压弯了枝丫。如此难得一见的杜鹃花,在这里,似乎多得不稀奇,开得如此奢侈,我唯有放慢脚步,把这花这景牢牢刻在心底。

回到哈巴村,我问自己愿意再穿越一次雪海么?答案是否定的,不是山路太远,我不愿意辛苦,山路是远,但俯仰之间都是风景,举手投足尽享奇妙,那辛苦与美景相比微乎其微。而是因为风景太过美丽,美得不真实,我觉得享受一次便是一生,只愿让这美好永留于心。唯愿这用大自然恢宏之手打下的原始风情,未被世人侵染的灵秀剔透之地,抚平城市的喧嚣,抚平凌乱的心。

结语: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徒步赏花,可以使人陶冶情操,同时能够激发人们热爱自然、热爱生活的情感,使久居都市的疲惫心灵得到放松。去吧!读者君别再犹豫了,当你真正完成一次徒步时,那种自信头涌上的优越感无以伦比!(谢继琼)


(编辑:李毅宁)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