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里情深》后记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10-28 15:27:29

遵照以往惯例,后记只是文本之后的交代,一般寥寥数语便可结束。 我提笔写后记,心中却有千言万语要向读到这本小书的亲朋好友和相识的不相识的读者们诉说,短短一篇后记,表述不完我的心声,但也只能如此了。

我在德钦生活30年,工作之余直到退休后常以涂鸦为乐事,日积月累,迄今已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上发表文学作品三百余万字。有朋友问:你把别人休息娱乐的时间用来爬格子,不苦?不累?值不值?我答:把心里想说的话变成文字公诸于世,能使身心愉悦,还能体现人生价值,再苦再累也值。有一句俗话说得好:看着的人不知乐从苦来,干着的人深知苦中有乐。而在我的这些文字里,大半写的是德钦古今人和事,还有就是我的心灵感受,没有一篇不忠实于自我的内心体验。

德钦,藏语音译,意为“吉祥如意,昌盛繁荣。”体现了世居其地的藏胞们对家乡的赞扬,对未来的憧憬。德钦,一个被梅里雪山卡瓦格博护佑的多民族聚居的祥和福地,一个被诗人、作家、艺术家赞叹为蕴藏文化艺术富矿尚待开发的处女地;一个被无数去过或未去过的人魂牵梦萦的美丽神奇的香格里拉胜地。我有幸在那里生活了近半生,身在福中自知福,作为文学爱好者,我拥有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有了时时冲击大脑的创作灵感,有了天天发生在身边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写作不就有了先决条件?这就是我的创作,无论小说、散文,还是诗歌或其他归不上门类的东西,大都来源于这片热土的缘由。当然,文学创作不能仅凭机缘,不靠偶然,还要取决于自身的智力、能力和实力。加西尔·马尔克斯之所以成为当代世界文坛众目所瞩的风云人物,是与他广泛的生活阅历和坚毅的奋斗精神密切相连的,这大概就是古往今来喜爱舞文弄墨的人不少而真正成为作家的人却少之又少的原因吧。至于我本人,至今仍不敢妄称作家,更不敢与大家相提并论,难怪每出版一本新书时心中就多了几分诚惶诚恐。

《梅里情深》收入的38篇文章,是我发表过的德钦题材的作品中的一部分,尽管有许多缺陷,毕竟是我发自于心、动之于神的心血之作,我再次把它奉献给读者,实在是我对德钦之爱难舍,梅里之情太深!

人生之旅,有曲折,有坎坷,也有成功和欢乐。坎坷也好,成功也罢,七十多年就这么走过来了。今天我猛然觉得,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蹒蹒跚跚走了一大半时,我应该做的事太多太多,可是我能做成或真正去做的事儿却很少很少。不过,一生勤勉笔耕,我在文字里寻觅到无限乐趣,知足矣!

《梅里情深》付梓,值得感谢的人很多。我的亲人和挚友,不用我一一列名道谢,有几位领导和热心人,却是不得不提及的:云南省民族事务委员会马泽巡视员,为本书的策划提出了指导性的意见和建议;德钦县委和忠华书记在百忙中仔细审读原稿,多处作了必要修正;德钦县委统战部积极支持协调本书的出版印刷事宜,和德康部长亲自主编文稿,提供图片,付出不少辛劳。特别值得感谢的是,我从未谋面的民营企业家汪学先生慷慨解囊,促成《梅里情深》顺利面世。好人会有好报,我衷心祝愿他们在今后的事业中更有成就,扎西德勒!(作者 杨增适)

责任编辑:和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