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文化 > 正文
茨中:藏传佛教与天主教在雪山深处“同居”
2013年10月15日 13:45       【 】 【收藏】 【打印

  中巴车自德钦县城出发,从梅里雪山下穿过,继而沿着奔腾的澜沧江一路南行。3个小时后,我跟随几个当地人下了车,一路小跑过了横跨澜沧江的吊桥,山脚的茨中村在雨里看上去很朦胧。

  “茨”藏语意为“村庄”,“中”藏语意为“六”,旧时该村伙头管辖六村,故名。茨中多民族杂居,以藏族、纳西族为主,也有少量的汉族;130户人家中,超过60%信仰天主教,其余信仰藏传佛教;村子里既有教堂,也有白色的佛塔。

  信奉藏传佛教的和卖着天主教带来的葡萄酒的长命

  喝着喷香的酥油茶,落汤鸡的沮丧感渐渐散去。55岁的客栈女主人和长命告诉我,茨中的这座钢索吊桥是她的小儿子出生那年建造的,已经20多年了,之前只能靠溜索过江。

  和长命是纳西族,但她说藏语、穿藏装、信仰藏传佛教,这几年因为开客栈而学会了说普通话,丽江的司机和导游来到茨中,和长命则会用纳西语同他们聊天。至于绝大多数纳西族年轻人,已经完全不懂纳西语了,比如她的女儿和玉仙。和玉仙原本也信藏传佛教,出嫁后,因为丈夫张永正是天主教徒而皈依了天主教。这在茨中也是普遍现象,用和玉仙的话说,茨中的女人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晚饭后,和长命从地窖里拿出一盘橘子和一瓶葡萄酒。橘子是上年秋天收的。茨中位于澜沧江河谷地带,海拔仅1900米,气候温润,“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从不落空。这与寒冷的德钦县城有天壤之别。葡萄酒则是自家酿的——100多年前,法国传教士不但带来了天主教,也从故乡带来了葡萄种子和葡萄酒的酿造技术。茨中的葡萄据说并不好吃,个小、偏酸,酿出的葡萄酒却非常好喝,口感醇而后劲足,远近闻名。据和长命说,女性游客格外青睐,常喝到酩酊大醉还浑然不觉。

教堂雨后


  和长命家有九分葡萄地,每年产的葡萄可以酿八九百斤葡萄酒。酿好的酒除了自己喝以及捎给德钦、中甸的亲戚们之外,都被装进矿泉水瓶,每瓶恰好可以装1斤,之后以10元一瓶的价格卖给游客。茨中完全算不得“旅游胜地”,冬季甚至人迹罕至,所以和长命家的葡萄酒总也卖不完。

  张永正和陪他长大的老教堂

  次日清早,在一片寂静里走出客栈,只见河谷中弥漫着无边的云雾,远处的山峦和村寨时隐时现,咫尺之外,大名鼎鼎的茨中教堂正在村子中央鹤立鸡群般矗立着:主体建筑是典型的巴斯利卡式,没有直插云霄的尖顶,钟楼的顶部却是惹眼的攒尖顶木结构,可以说是一座“西式为主,中西合璧”的教堂。这使我想起澜沧江沿岸另外两座著名的天主教堂——盐井天主教堂和小维西天主教堂,在建筑外观上都有“入乡随俗”的特点,滇西古城大理的天主教堂更酷似一座中国古代寺庙。看来,一个多世纪以前,天主教能够在这些地方生根发芽,“地方化”或“本土化”是一个重要原因。

  晌午,和长命的女婿张永正来了,看上去疲惫不堪。昨天恰逢纳西族三朵节,茨中的男人们聚在一起喝了半夜酒,他喝得太多,彻底醉了。三朵节是祭祀纳西族的守护神、源自玉龙雪山的“三朵”大神的节日,在丽江一带是非常隆重的,在纳西文化日渐模糊的茨中却简化成了一场酒宴。据张永正说,多年以前,茨中过三朵节也要由东巴举行一套繁琐的仪式,但他也是听老人们讲的,他自己从未见过。

  张永正对茨中的历史非常熟悉,每每家里来了客人,热心的和长命都会让女婿带着客人到教堂里走一遭。“茨中教堂是1909年开始建造的,但它的原址在茨姑村,离这里也就三四公里吧,”作为茨中小学的老师,张永正说起话来温文尔雅。茨中小学与教堂相邻,前身是1951年成立的省立第一完小,也是德钦县的第一所小学,当时的校舍就是教堂,而在那以前,教会就已经在茨中开办学校了。这也许足以解释为什么茨中人文化水平比较高、村里出的老师特别多。

(编辑:李杰)
— 相关新闻 —
- 茨中 诸神和睦的“香格里拉”   2013-10-15 12:00:13
- 茨中:香格里拉的“法式”片段   2013-10-15 11:49:13
请输入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