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爱在北方 想念也在北方
2018年08月10日 11:08       【 】 【收藏】 【打印

◎王沙沙

这两天刷手机,无意间读到一篇文章,名叫《半篮鸡蛋》。虽不是大家之作,却依然让我深受感动,泪流不止。文章中作者说,每次他们三兄弟回家,父母都会把自己养的鸡下的蛋分成三份让他们带走,说是自己养的土鸡下的蛋更好吃。后来村里不让养鸡,母亲就走路去7公里外的集市上为他们买土鸡蛋。考虑父母年纪大了,腿脚不便,自己居住的地方也有土鸡蛋卖,几兄弟商量着,再回家就不提前和父母打招呼了,以防母亲又要准备鸡蛋。这次回家,作者提着买的一大堆菜回家,让不知情的父母很是意外,由于还有事没处理完,在匆匆与父母唠几句家常后就走了。第二天一早,作者听人说自己80多岁的老母亲又拄着拐杖走路去7公里外的集市为他买鸡蛋去了。作者看着母亲蹒跚的脚步和提着的半篮鸡蛋,既气她不该走那么远去买鸡蛋,又为这充满爱的半篮鸡蛋感动不已。文中的一字一句表达的都是父母对在外子女的牵挂和期盼,他们总是竭尽所能把最好的都给你。

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这次的回家之行,我的父母也是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我和我的孩子。

我生在东北、长在东北,来云南工作生活已近10个年头。7月初,因为父亲身体不适,我申请休假一段时间,回家看看父母。得知我们一家三口要回去时,母亲几次打电话问我会不会影响到工作。待我和她说假条都已经写好了,下星期就到家了时,她才笑嘻嘻地问我,想吃什么,你爸我俩提前准备着。

不出所料,几天后我们回到家中时,父母早已准备了一堆我们喜欢吃的食物,外孙长、外孙短的叫着,甚是亲热。在云南吃不到东北的香瓜,我和母亲说:“妈,我啥也不馋,就想吃瓜,多买点,我要吃吐、吃腻了再回去。”

此后每天早上起床,还没等吃早饭,母亲就把冰箱里凉爽的香瓜削了皮拿给我吃,一天下来,少说也得吃上7、8个。肚子撑得溜溜圆,母亲还是再塞给我一个,说:“吃吧、吃吧,吃完再买。”

回家的那几天,父亲虽然身体多有不适,但也因为我们的到来心情格外好。尤其是看着外孙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东北特色菜酱棒骨、泥鳅酱、手把肉、排骨炖豆角、小鸡炖蘑菇、炸辣椒干、炸豆腐干、东北冷面、麻辣烫、土豆粉和我们在云南常吃的鸡汤、排骨汤……无论是什么菜,只要我们想吃的,爸妈每顿都精心准备,确保不重样。遇到不会做的,我们就到街上吃。看到我们吃得开心,他们俩也端起酒杯,和我们一起大快朵颐。

回家期间,我们去看望了90岁的外公和80多岁的外婆。外公外婆和他们的孙子建国生活在一起,建国哥在村里开了间超市,什么都有。外公外婆不缺吃、不缺穿。在几个月前,外公不慎跌伤了右胳膊,休养一段时间后已经能够自己用筷子吃饭了。我一进屋看到外公年迈的面容和摔伤的右手,眼泪瞬间就止不住了。母亲和姨妈、舅舅们安慰我说:“老人家这样已经算恢复得比较好了,你就别担心了。”临走时,我递给外公一点钱让他自己留着零用。外公拿着钱,流着眼泪说:“这次回来能呆多久啊,没事就多来这呆几天,下次再回来可能就见不到我了。”我的眼睛瞬间又湿润了。

此后,我们又去看望了外公外婆几次,虽然没在那里过夜,但每次都等到吃完晚饭、天快黑了才回家。我很珍惜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不想浪费每一分、每一秒。

转眼间就到了月底,离我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走的前几天,我想再为父母做点事情。闲聊间,我看见母亲的白头发长出来不少,就特意和她去买了染发剂回来帮她染头发。我一边染发一边抱怨她:“你就去理发店里染呗,多花不了几个钱,自己染的都不全,有些地方都没染上,多影响美观呀!”母亲笑着说:“这回你帮我染完了,我就不用去理发店了,新长的白头发出来我就自己在家染,等你下次回来时,再帮我好好染染,你比他们染得更好。”母亲的回答让我无话可说,因为她一直是这样一个节俭的人。

一天晚饭过后,二舅打来电话,向母亲询问我什么时候走。60岁的二舅会瓦匠,趁农闲时帮人家建新房赚些劳务费贴补家用。二舅和外婆家仅隔着一条路,他每天早出晚归,我们去探望外公外婆时,仅仅和他打了个照面。听说我就快要走了,二舅心里很不舒服。“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还没好好看看她,这又要走了,下回还得啥时候回来呀!”电话里二舅不舍地说。听到走这个字,母亲再也忍不住,背着我偷偷哭起来。我安慰她说:“别哭了,让你女婿笑话,明年春节我就回来,很快的,到时候让大外孙给你背诗听。”过了好一会,母亲才平复了心情说:“这回我提前哭了,等你们走时我就不哭了。”

转眼就到了我们走的那天。一大早,母亲就忙着帮我门收拾路上带的吃的。酸奶、水果、饼干、面包……带了一大袋。我和母亲说:“我们的东西太多了,还要照顾孩子,少带点吧,路上吃不了多少。”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一大袋变成了一小袋,装在我们随身携带的背包里。

到了车站,刚好距发车还有几分钟,我们安顿好行李就上了客车,隔着车窗我看见母亲又开始哭了,直到客车驶出车站,她还站在那里目送我们离开。我轻轻抽泣一下,让眼泪不掉下来,拨通母亲的电话对儿子说:“儿子,和姥姥、姥爷说再见,让他们别哭了。”儿子用稚嫩的声音说:“姥姥、姥爷,拜拜,大家回去吧!”听到儿子这么一说,我听到母亲在电话里笑了一声,我趁机安慰她:“妈,别哭了,明年春节我一定回来!”

半小时后,计算着母亲他们可能已经到家了,我又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他们给大外孙准备的钱我没全拿,给他俩留了几千藏在了我们睡的床垫下。如果一分都不拿他俩心里肯定不好受,但我们真的不缺钱。我告诉他们,你们不用为我们省钱,只要你俩健健康康比什么都好。我的话还没说完,我又听见母亲在电话那头抽泣的声音……

如今我已回到工作岗位一个星期了,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但每每闲下来时,我都会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离家将近10年,想着父母日益老去的容颜以及因为不适应高原反应而不能前来陪伴我的无奈,我才知道当初我的选择有多自私。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已为人母的我才知道在过去的3000多个日夜里,爸妈对我的思念有多厚重。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如果时光重新来过,我想对自己说,父母在,不远游!亦不远嫁!


(编辑:实习生 布内)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