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故乡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08 10:59:11

■谢洪伟

儿时中秋,也是这月。我和姐姐总粘着母亲,不为别的,只为月饼。那时,生活和月光一样清贫。 母亲会买两包月饼,让我送给奶奶。而奶奶只留一包,让我带回去一包。月饼是用黄油纸包的,质朴得像那段时光,香味单纯地渗透黄油纸。我奔走在母亲和月饼间,任凭我胡搅蛮缠,母亲就是不让吃,说要等父亲干活回来一块吃。

我坐在门槛上,望着月饼,就如同童话里那只坐井观天的青蛙。

父亲回来时,总披一身月光。他光着膀子,不知是汗珠还是露珠,在他身上星星一样闪烁。父亲拍拍我的头:又咋了,吃饭喽!母亲盛饭,大姐端碗,二姐给父亲舀水洗脸,我拿酒倒酒。中秋,母亲总会设法炒几个小菜,和父亲喝两盅。

吃罢饭,母亲开始分月饼。一包四块,一家五口人,至少有一个人吃不上。不过,我从没想这些,总是吃着手里的,望着剩下那块。母亲掰两半,一半递给父亲。父亲看看我,递过来。我不客气,一把抓过来,把母亲的斥责抛之脑后,躲一边乐颠颠吃去了。

月饼是白糖馅,夹几根红绿丝。我讨厌那些红绿丝,有些苦。母亲却爱吃。她说:慢慢嚼,就嚼出甜味了,没有苦哪有甜?我不懂,也不管。在那艰苦的日子,父母尽量不让我们尝到苦。

手机响个不停,有很多未接电话,我挨个拨回去。大姐在苏州,问我怎么没回家?爸妈还在家等我呢。我说,陪朋友吃饭,晚了,不回去了。大姐说,你打个电话说一声,别让爸妈等了。接着给二姐打电话,她生意忙,回不去,让我和爸妈说一声。

月有阴晴圆缺,时光也是,当我们长大,那些围着父母馋嘴的日子也不复存在。

听说我不回去了,母亲叹口气:你们捎来这么多月饼,人却不回来,我和你爸咋吃?我说,慢慢吃,当饭吃。母亲不说话,我知道她生气了。父亲接过电话,小声说:抽空回家看看你妈,她想你们了。我怔住,这才明白母亲的话。月饼是一家人分着吃的,多就多吃,少就少吃,但不能分开吃,因为它象征团圆和圆满。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唐朝的明月猝不及防地打湿了我。晚上,我梦见自己回到家乡,我还坐在老屋门槛上,像只坐井观天的青蛙……

 

责任编辑:实习生 师竹云

上一篇:蒲扇

下一篇:乡下老屋静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