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流淌的乡思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31 14:50:21

◇王宽荣

我现在住的小区后面有条河,这条河应该是内陆河,河上的桥不高,不能通过大船,我最多也就看到过捞杂草、淤泥的小型船只了,河的两边有栏杆护着,护栏外有很多漂亮的绿植,因为穿过市区,所以人们总是在晚饭后围着它散步,我也不例外。每当我漫步在这清清的河水边,抚摸着身边醉人的花枝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家乡门前的那条大河来。

老家门前的那条大河,叫东门河,很宽,水很深。每天早晨,我都会看见拉着货物的长长船队,迎着朝阳,在头船“突突”声中从西往东行驶;傍晚,在晚霞的映照下,又会有船队从东驶向西方。我曾经在岸上看过船上的人蹲在船沿上清洗物品,非常好奇,他们到底在洗什么呢,会不会洗脏东西?那河水我们天天喝,会不会拉肚子?

我家住在河的北岸,靠近岸边的陆上水里都长满了芦苇,中间还夹杂着其他的植物。我家门前的位置有一段20米宽的河面,植物都被清理干净了,叔叔家的小船就是从这里出去,到更深的河水里去捕鱼。这一段用石头一块接着一块地垫起来,在河水干的时候或退潮时我们能踩着石头一级一级地下去,到下面打水,洗菜。河岸上都是各家各户的菜园子,菜园子里种满了各色蔬菜:茄子、西红柿、辣椒……在河堤上,你只要稍加注意,就会有惊喜,记得有一次,我就在泥土里扒出了一篮子的乌龟蛋。

我们村里的人都爱这条河,河里的物产可丰富了:有各种各样的鱼、虾、河蚌、乌龟、蛇……也有各种植物,例如:芦苇、香蒲、水葱、菖蒲、水葫芦、睡莲、水萍、菱角……一年四季,除了冬天,这条河里都是热闹非凡的。平时,撑船捕鱼的,下水摸鱼的,用笼子逮鳝鱼的,晚上用手电筒抓虾的,络绎不绝;到了端午,女人们都会挎上篮子,到河边来打芦苇叶,自己家包粽子需要,顺带把河里的菖蒲和岸边的艾草一并割了,留一部分自用,其余和芦苇叶一起拿到集市上卖掉。夏天,不管大人孩子,吃完午饭后,都会来河里洗澡,大人们个个都是凫水高手,一个猛子下去,你都找不到人在哪里,等你反应过来,他却远远地在跟你打招呼。

河的南岸也有人家,不过离得远,我们在北岸,只能依稀看见远处红色的房顶,那灰色的墙我们都看不大清楚了。靠近河边的是一大片农田,我看见过一片绿油油的麦子在风中起舞。有一年夏天,对面的堤岸种满了西瓜,估计是大河边,人迹罕至,没人偷的缘故吧。那时候,西瓜的诱惑非常大,我们孩子中胆大的会抱个木头,游过去偷西瓜吃。记得有个邻居男孩,16岁了,很大的个子,是我们一群孩子中最厉害的,那次他抱个木头桩子过去,摘到了西瓜,可是被人发现了,慌乱中跳下河,忘了抱木头,要不是邻居撑船在河中捕鱼时及时发现,他就会上不来了。

时光流逝,一晃三十年过去了,记忆中的那条河依旧生机勃勃地流淌在故乡的村庄边。我客居他乡,面对眼前夜光下这温柔的河水,我总爱拿它跟家乡的大河相比,总觉得它太过文静,也太过单调和贫瘠,没有一条河该有的模样。河不都是孕育生命的么?怎么能成了别人的附庸呢,我还是热爱家乡的河。

责任编辑:实习生 师竹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