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往事如烟
2018年06月25日 14:39       【 】 【收藏】 【打印

退休之前,我和本单位的几名接近退休的老同志聚到了一起,大家提出了一起到海南旅游的建议。在得到单位批准之后,我们一起飞呀飞,飞到了天涯海角的琼崖海岛。

海南是镶嵌在祖国南海的一座风光旖旎的热带岛屿,那辽阔广袤的天空、清澈透明的海域、平坦松软的沙滩、树影婆娑的椰林……都向我们展现出崭新的气象。而青春时代看过的电影《红色娘子军》,听过的歌“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仿佛就在眼前和耳畔。因此也让我们这次旅行充满了激情。

到达海南后的第二天,我们游完了亚龙湾,在乘坐中巴车回三亚的途中,大家游兴不减,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又是欢呼、又是歌唱。而后导游向我们讲解起沿途的自然造化和岁月流转。当介绍到椰树时,导游提出了问题:“你们说,椰子结在高高的树上,是怎么摘下来的呢?”对此有人回答说:“是靠训练的猴子爬上树摘下来的。”回答人说他曾在电视上见过。我们单位的一位同事则说:“哪有那么多猴子?是靠搭梯子摘取的吧?”我说:“用不着搭梯子的,这样的树我都能爬得上去,当地人肯定是爬上去摘的。”可我话语既出,便是一片哗然,大伙笑对我说:“连个枝桠都没有,这树怎么爬? 还敢说你能爬?”

尽管导游告诉了大家:“确实是靠人爬上去摘取的。”但同事却还是说:“别人爬我们相信,可他能爬谁会相信?”我只好对他们说:“我真的能爬上去。”为此大家便对我不依不饶,说我那么大岁数,那么个身材,别在吹牛了。我当然是不擅长吹牛的,但却经不住别人的嘲笑,更有不服输的脾性。为此我底气十足地说:“我绝对能够爬上椰子树。”俗话说:“没有真本事,不敢夸海口。”我敢说能爬上椰子树,自然有攀爬的能力。

对此我请驾驶员停车,可驾驶员也说:“你哪能爬树?都是闹着玩的,别逗了。”我再三要求下,驾驶员真把车停下来了。走近椰树,我观察到椰树的树干并不光滑,这倒有利于攀爬,也让我胸有成竹。但马上意识到我穿的是皮鞋,看来攀爬确有点难度。但我此时没有了“退路”,我便鼓着勇气说:“你们说,要我爬哪一棵,我就爬上哪一棵。”到了此时,大家仍然以为我不可能爬上树,便随意指了一棵长得笔直、但不算很高的椰子树。我走到这棵树前,脱去皮鞋、抱住树干,手足并举攀到了树梢。接着我用双脚夹紧附于树干,放开双手停留在了树端。大家对我这“异常”的举动感到惊讶,而我这才知道看似平静的椰子树,在海风中摇晃比较大,为此赶紧下了树。上车之后大家对我说:“你真是深藏不露呀,快退休才露出这么一手。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功夫?”我有点得意,便卖起了关子。说:“这可是军事秘密。”说爬树技巧是秘密,当然是我故弄玄虚。而把它与军事扯上关系,这倒一点不假。

时光闪回到了1974年,那时我在中甸一中读书,也就在将进入高二学年阶段。一天,人武部和军分区首长来到了我们班上,庄重地向我们提出:“要准备打仗”。说通信技术是军队的神经,号召我们按照新战场的信息化要求,积极报名参加通信训练。这让我们深受鼓舞,很快我们班的《决心书》贴满了学校教学楼。

通信训练分为有线电和无线电两个班,除女生要求参加无线班学习之外,男生则可根据自己情况选择无线班或有线班。无线班主要学习收发电报的技能,有线班主要学习架设电话通信设备技能。我报了有线班,就因为有线班有更多机会到校外训练,觉得这样会很轻松,也一定会很好玩。

可训练开始之后,我才知道有线通信并不好玩,更不轻松。除了需要有娴熟的技能和功底之外,还得敢于拼耐力和体力。那时文化课是不用考试的,可军事训练却要经过严格的考核。为此,我们每天和电杆电线结伴,长鞭似的甩开绵延不断的长线,长龙般地挥舞千米沉重的电线;刚从一根电杆飞身下来,便又徒手攀上另一根电杆。一切是按战时要求作训,一切又是按部队标准考核。以后学校除语文数学教学之外,其余课程都停下,让路于军事训练,暑假更成了专门训练的时间。而经过短短几个月的强化磨练,让我们一群“白脸小生”,也能上演出“唱念做打”的“武戏”。

那时学生参加的社会活动比较多,而自打我们从参加了通信班学习之后,部队把10部老式军用电话机、1台10门军用总机和电话线留在了学校。而每次外出参加活动或集会,学校都要求我们背上这些设备出发。也就在这年年底,县里在红太阳广场召开大会,庆祝东旺公路竣工,会上还将宣布省委省军区授予东旺公社新联大队民兵营一等功的决定。大会召开前,我们突然接到命令,要在大会主席台和会场四个角各接上一部电话。班主任马上点了我和其他3名同学的名字,我们奉命出发,兵分四路,迅即爬上了架设高音喇叭的电杆,把电话线高高绑在了电杆上,接下来很快就接通了5部电话。当我们报告“安装完毕”时,全场人给予我们热烈的掌声。大会结束时,县里赠给了一中一面写有“千里眼、顺风耳”的锦旗。

往事如烟。当我讲完能攀爬椰子树的前因故事时,我们走进了霓虹绚丽的三亚市区滨海大道。凤凰岛上的激光灯柱划过长空,气势恢宏的楼宇和壮观的跨海大桥倒映在三亚湾海面。而我的青春旧事话题,倒像成了“江枫渔火对愁眠”。单位同事都是“过来人”了,对似水年华都有自己的感言,都说:“文革是让青春错位的年代,断送了一代人的理想之梦。改革开放才真让我们走进了辉煌时代。”

在三亚酒店,我和从军队转业到我们单位的一名同事同住,当晚他对我说:“想不到你是个‘老兵’呢,怎么没去参军?”我说:“当时政策规定,中学毕业生必须到农村插队落户。不过我一直都在当民兵,所学的通信技术与电的知识,到农村后很受欢迎。就连现在装修房子时改装线路、安装灯具也还用得上。”可他还是很惋惜地说:“太可惜你们这批学生了,当时部队很缺乏通信兵,要不然你们可以在国防战线上显身手。”

海南之行结束了,当我们的飞机进入了高空,机舱里传来了现代京剧《红色娘子军》中洪常青的唱段:“众望所归根基牢,宏图大展云路遥,且看明朝椰林寨,万紫千红分外娇。”随着优美的音乐,飞机越过了琼州海峡,舷窗外便是无尽的蓝天和白云。看着触手可及的白云,我想起了即将办理退休手续的事,想起了无怨无悔的青春往事。至此我想,如果再有机会来到海南,我还要再尝试爬上椰子树,要让子孙们知道,在我们经历过的青春年代里,有着对待事业的认真态度、对待学习的真情付出。 (殷著虹


(编辑:安永鸿)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