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水青山党旗红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22 11:26:46

☆江志强

几十年来,我家涌现出多名党员。我梳理了一下,党员们大多与植树有关。他们靠着勤劳的双手,带领乡亲们常年植树,数十年如一日,让座座青山化作了金山银山。

五十多年前,外公在河南兰考某部服役,担任连长。兰考多风沙,尤其秋冬之际,漫天沙,满嘴尘,眼难睁。外公带领官兵和当地群众一道种树,种得多,活下来的少,官兵都有些泄劲。

外公不服气,召开动员会:“县委焦裕禄书记立下了军令状,要苦战三五年,不达目的,死不瞑目!我们是军人,更应冲在前面!就算一年种活一棵树,也是大功绩!”

苦战三年后,连队四周的泡桐已达两百多亩。外公由于植树成绩突出,被批准加入党组织。一面鲜红的党旗飘扬在泡桐林里,外公握右拳,喊出了铿锵的入党誓词。

转业时,外公抚摸着一棵棵泡桐,像是抚摸着自己的孩子,难舍难分。他反复叮嘱战友们:“树!别忘了种树!”

回到晋冀豫三省交界处的家乡,外公担任过生产队长、民兵连长、武委会主任、村支书等职务。不管干什么工作,外公必做一件事——种树,不光自己种树,还带领全家、全村人种树。他把从兰考带回的“种树经验”发挥得淋漓尽致。

家乡地处太行山区,环境比兰考稍好,外公不光种了泡桐,还因地制宜,种下几万株成本低廉的花椒树、核桃树、柿子树。没几年,村里村外一座座光秃秃的山头相继披上了绿装。

期间,外公结识了我爷爷,视为知音。皆因我爷爷也是“超级树迷”,凭着一双手,绿了两座山。因了这层关系,我爸认识了我妈。

当时,我爸在北京卫戍区服役,部队经常组织官兵到十三陵等地种树,父亲的“种树手艺”有口皆碑。我妈担任村里“铁梅队”副队长,也在种树。婚后,他们又培育了两棵新树苗——我和我弟。舅妈是“铁梅队”的“种树模范”,也是我妈的闺蜜。二姨夫是西北某边防团的排长,和战友们种下了一棵棵小白杨。他们都因种树走到了一起。

如今,外公和爷爷这些长辈们已去世多年,我爸妈、舅舅、姨妈皆已年迈,但他们依然住在小村里,依然像外公当年那年坚持种树、护树。我和爱人、孩子以及表哥表姐们每逢从城里回来,时常结伴去种树。“生命不息,种树不止”,似乎成了一条不成文的家风,代代相传。

伫立在如火的盛夏,放眼叠翠青山,呼吸着鲜润的空气,倾听着树丛里鸟儿的鸣唱,我又想起了外公、爷爷那些已逝的长辈们。他们,为子孙后代留下了一片绿水青山,也留下了一座座金山银山,值得我们世世代代珍惜、传承。

 

责任编辑:王沙沙

上一篇:“我们”和“咱们”

下一篇:往事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