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咱们”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18 09:06:29

   “我们”和“咱们”都是汉语和汉语言文学中的两个第一人称复数代词。虽然这两个代词有相同之处,但却也有着严格的区别。然而,由于我们所处于南方地区,人们对“咱们”一词使用甚少,且用“我们”所取代了所有第一人称复数。致使我们不能正确掌握“我们”和“咱们”的使用范围和区别之处。反之,在于北方,“我们”和“咱们”同时被广泛应用于口语和文字交流,使得人们都能准确了解这俩词的词意。

   正是为了克服南方语言中的这一不足,所以即使是反映南方生活的文学作品或影视作品,在人物对白的中,作者都不完全以南方人的语言习惯来描写,而是参杂北方人的语言标准做描述。以小学阅读课文《兄弟便是朱德》为例,虽然反映的是南方生活,但人物对白的中却也使用“咱们”一词。如:一个少年……大声喊:“快叫你们旅长出来投降!我们朱德军长亲自带兵来了!”这里的“我们”指讲话的人一方,即红军,而不包括敌人在内。而庄稼汉说:“朱德军长真是咱们的亲兄弟。”这里的“咱们”包括听者,也包括庄稼汉。可见:“我们”可以指讲话的一方,也可以包括听话的一方。“咱们”一定包括讲话的和听话的双方。

   我州各地在语言交流中,因受南方汉语的影响,在语言习惯上不怎么使用“咱们”一词,表现第一人称群体,一概以“我们”而代之。遗憾我州其他少数民族在用汉语交流中,也跟随当地汉族语言习惯,只是用“我们”,而忽略“咱们”。其实我州藏、纳西和傈僳等民族的民族语言中,都对第一人称复数代词有着丰富词汇,不仅赋予民族语言上的情感色彩,更能让听者从“我们”中知道是否包括自己。可惜少数民族这一优秀的语言方式,在被我们写作过程中没引起注意,许多新闻作品或文学作品,没有被忠实反映民族语言特点,仅只有“我们”,而没有“咱们”。这不能不说是我们文字表述中的一种缺憾。

   其实,只要我们文字工作者正确掌握“我们”和“咱们”既相同又不同的使用方法,就能灵活自如地运用这两个词汇,以弥补当地语言习惯中的不足。在这方面记得有一出现代京剧《龙江颂》处理比较好。《龙江颂》虽然发生在南方,剧中主人公是龙江大队党支部书记,而她对龙江大队人说的话都是:“咱们龙江大队”。走出龙江大队,对别人说的话却是:“我们龙江大队”。虽是一字之差,却还表现出人物的情感和所处位置。

   可以见得,正确写作“我们”和“咱们”,能使我们的文章能准确反映人物性格个性,能准确表现少数民族语言共性,提升我们的作品表现力。这既是“源”于生活,同是也是“高”于生活。 (祝弘)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家乡塔城

下一篇:绿水青山党旗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