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失的粽子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12 14:49:55

说来惭愧,第一次吃粽子,已是成年后。

大学时代的第一个端午节,我在食堂里意外发现有粽子卖。长方形的粽子,用细线捆扎,个头很小,却长得匀称、美观,粽叶上贴着标签,有豆沙馅、花生馅、火腿馅等种类。我一口气吃了五个。自此,我便深深迷恋那滑糯、柔软、香甜的味道。

我开始责怪母亲的小气,为什么不给我们包粽子吃呢?

我的老家,端午节并没有吃粽子的习俗。因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知道世间还存在一种叫粽子的食物。在家里,端午节吃得最多的是包子。麦面的皮、红糖酥子馅或青椒肉馅,所有的原材料都是在故乡的土地上萌芽、生长。这对于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真是莫大的恩赐。做包子其实并不简单,除了调馅,还要和面、发面、揉面,每一道工序都耗时费力。直至今日,我还能经常想起母亲在昏暗的夜里俯身揉面的身影。

在小学的课堂上,我第一次知道端午节要吃粽子。我问母亲:“为什么我们不吃粽子呢?”母亲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安。顿了一下,她又说:“我们没有糯米,怎么包粽子呢?”母亲的话让我一度很失落,但在时光的流逝里,她做的包子又渐渐让我忘记了粽子。

每一年的端午节,母亲都用灵巧的双手给我舌尖上的美味。走出大山求学后,我在市场里见到过粽子,生的、熟的都有,却从未买过。除了囊中羞涩的原因,大概还有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包子情结。

工作后,我也有能力吃到各种各样的粽子。而母亲老了,她做的包子,早已尘封在少时的岁月里,仅剩下怀念。我曾把城里的粽子带回老家,让母亲品尝。母亲嗔怪我:“过节的东西家里都有,何必花冤枉钱,再说粽子又不好吃。”后来姐姐说,我带回去的粽子,母亲舍不得一次吃完,有一些都放馊了。那一瞬间,我泪流满面。

年纪渐长后,我慢慢理解母亲。她在贫瘠的日子经营一个家庭,除了勤劳,更需要智慧,其中还包含着多少难以言说的辛酸。其实,吃不吃粽子又有什么打紧呢?生活的幸福与否,并不取决于你的吃食,而取决于行走的姿态。我们向前的路,因为铭记艰辛,心怀感恩、勇气和成长的心灵,尽管波折起伏,却一样从容豁达。(朱金贤)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为一块翡翠写诗

下一篇:吾竹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