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献给你一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12 14:41:56

我常常会想起零八年的暑假,那个假期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去学习如何打动一个女孩。

当时我十八岁,高考刚结束,等待成绩,填报志愿。那时候,我对世界的认识既反动又顺从。反动是因为父亲,顺从是因为母亲。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源于我对未来的选择,而我的选择是属于我的自由意志,与他们无关。那年夏天这些问题是无解的,而对于无解的问题,我从来只会顺其自然。

我起床,吃饭,从旺池卡一路步行到飞马转盘,然后沿着长征路顺着车流而下,这是我每天的轨迹,我的目的地是古城。

我要去找一个叫海哥的诗人,学习写诗。因为我想在填报志愿那天用我的方式打动一个女孩,而我认为最简洁有效并且让她永生难忘的方式就是献给她一首小诗。我打算用一首小诗把自己纠结的感情表达清楚,并且在她心里烙上一个永远难以抹去的印记,这个印记必须要不亚于夺取她的处子之身,更甚的话就是占领她的内心。

我和那个女孩的关系很纠结,我选择使用的方式也很纠结,以至于我去找海哥的时候,也很纠结。我不知道如何告诉他我的计划,也不知道他知道后会如何教授我写诗的技巧。

我来到他的住处,手倚着门框,用命运交响曲的节奏叩响房门,敲了一阵,没人应答。我把耳朵贴在门板上,里面寂静无声。

他可能出去了,一个为了自由独生的诗人,一个懒得做饭的单身汉,总有混饭的去处。我坐在房前的花坛上等他。现在是正午十二点,阳光正炙热地烘烤着花坛上的花朵,鲜艳的格桑花正严肃地与太阳对视着,除非偶尔传来一丝温风,打乱它们同仇敌忾的态势,否则这种状态将会持续下去,一直到秋天降临!

夜幕降临,才看见他一瘸一拐地从昏暗里挪过来。这期间,我想起无数恭维的话。却没想到他先开口了,翻墙扭到脚了,他说着把我引进屋子。

我把这几天冥思苦想的事一股脑地告诉他,他只是点头,掏出烟点上。可能是看到我过于庄重和严肃,他递过来一支烟。我假模假式地接过,假装老练地点上,刺鼻的味道在我的呼吸道里上蹿下跳。为了避免出糗,我马上重申前来的目的,企图转移他的视线,他可能也感觉到我的做作,便展开了话题:诗歌就是语言,就像说话。我说我甚至不敢与她对视,更别说相视而谈了,三年的高中生涯我只和她有过三次交流。海哥的兴趣马上被我吸引,什么交流?他鄙夷而又耐人寻味地看着我。

在高一的某个下午,我在校园里与她擦身而过,都已经走出几米了,她回过头问我,知道下午第一节是什么课吗?我受宠若惊地看着她,答,是外语。然后她微微一笑就走了,只留下一整香风。我呆在原地,等到脚没那么抖了心跳没那么快了,我也就离开了。海哥哈哈大笑,让我接着讲第二次。

第二次是大扫除,我竟然和她一起擦了一块玻璃的两个面,她在教室里我在教室外,当我知道另外一边的她之后,我低着头把紧张全用在对付玻璃上。听见她叫我,我才抬起头,见她手眼并用告诉我一起擦旁边的那块,我默默听从,就这样我们面对面擦了很多片玻璃……海哥听得入神了,问我是不是感觉拉着她的手?我笑了。那个午后确实是我最璀璨的一个回忆。我们手拉着手,像在洁白的玻璃冰面上溜冰。

正当我回味之际,海哥打断了我,让我形容一下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我再一次陷入了甜蜜的回忆之中:她像一颗剥了皮的鹅蛋,修长高挑而又饱满。步子轻盈,马尾跳脱。我边说边踮起脚来,企图模仿一些她的动人瞬间。

你天生是个诗人,你不用和我学,我该拜你为师啊!海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但是,你的动机似乎有些耐人寻味,别人都是表达爱慕,接着恋爱,结婚,一生陪伴,相濡以沫。你的方式仅仅是告诉她你对她纠结的感觉,这样有意义吗?有。我不由分说,坚毅且期待地望着他。

那好吧!你写过自己的东西吗?海哥的口气松动了。我记得有一回中秋晚会,我朗诵了一首自己写的小诗,当时,我边朗诵边在人群里寻找她,她可能感受到了我寻找时热切的目光,羞红了脸低下了头。就这样促成了我和她之间的第三次沟通,虽然没有言语上的交流,可这种方式也让我尝到了难以名状的喜悦。

念念吧,海哥说。“月,像你皎洁的外衣,像你轻盈跳动的马尾,撩拨着我钢铁般的触角。柔软地眉头像一万颗针那样多疑,尖锐。月,也像你起身带来的清风,由远及近,环绕我,拥抱我。想念是心事的绽放,孤独的月夜,像你和我,像水波和月亮。”

海哥木讷地盯着我,说,很有意思,其实你没必要来找我,诗是自己的,诗意也是自己的,无处可寻,法无定法,你对她的感觉就像就着腊肉吃乳腐一样,浑浊,厚重,岂是别人可以教授的,学会剖析自己,你也就能把你心里的那首诗写好。

我离开海哥的住所,街上的霓虹星星点点,我像漫游在银河天际。我喜欢这种自由穿梭的感觉。也许,最好的诗歌应该是自由的,只要有意向就是诗歌!

报名那天,我把这篇《只献给你一人》交到她手中,然后与她挥手作别,我没有回头,也顾不上她的错愕。因为我只在我的心里喜欢她,只把她当成我心里最美的意象,即便是单方面的形而上。(张澍)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心怀高考香

下一篇:源远流长哈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