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且向花间留晚照
2018年05月28日 09:59       【 】 【收藏】 【打印

  从晨梦中醒来,外面的世界,全然泛着鲜活。红日摇春,靓了眉眼中的风光。窗外的杏花,像个娇俏的女孩儿,身着粉红的霓裳,美美地婉立于阳春三月的枝头,听春风讲述着三月三的故事……

  带着对好友家乡的向往,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寻访之路,用美好的心情去陌生的地方看熟悉的风景。

  雪小禅说:“每一个在乡村生活过的人都是幸福的,在漫长的人生中,那是丰沛厚实的滋养。”乡村,是岁月中最美的画卷。无论是庙前大红的对联,还是大槐树下的土制美酒,或是散落的百年老屋、刻满沧桑的花石桥,以及那袅袅的炊烟,柔美的晚霞,都是带有一种令人眷恋的乡土味道,时常会牵动心底那份最柔软的温情!

  阳光是静的,水是婉约的,石桥是幽清的,时光是深邃的……,连杏花、桃花都是安安静静悄悄地开放。站在胶莱河畔的高坡上,转身看向村里,云烟氤氲下的乡村总让人感到一份安闲,一份舒逸,一份惬意,一份幸福,这里一切的一切都陶醉在写意春天的安然之中。

  来这儿浣洗心灵的我们舍不得打扰它,踏着小路轻轻地走着,窃窃私语,悄悄地看着,我们的影子渐渐地延伸到村庄的脚下。经过的老屋、矮墙、杏花、老槐树都在情感中重复为心理标记,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不停地敲打着片片飞扬的思绪。

  我看到村里那群调皮的孩子,赶着黄牛从外面回来,纷乱的脚步踏碎一地斜阳,此起彼伏的笛声敲响将暮的大地。

  “牛得自由骑,春风细雨飞。青山青草里,一笛一蓑衣。日出唱歌去,月明抚掌归。何人得似尔,无是亦无非。”“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饱饭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一首首《牧童》写尽了放牛郎的轻松闲适……

  我看到村口的老槐树,虬枝盘绕,灰褐色的枝干向人们述说着历经无数风雨而留下的岁月沧桑。

  午后或黄昏,人们三五成群地坐在老槐树下,男人纷纷聚拢来打纸牌。嘴里不停地吧嗒着旱烟,一时间,辛辣的旱烟味便弥漫了整个槐树的四周。偶尔,有谁说了句炕头上的话,便会逗得大家不怀好意却无恶意的一阵大笑。玩高兴了,扯两嗓子歌唱,惊跑树上偷窥的几只斑鸠。这时,聚在一旁边拉家常、边忙着手里活计的女人们,也忍不住哼哼起蓝玉莲打水遇到了书生魏魁元……

  一个个平凡的日子,陪伴着一群平凡的人们。一群平凡的人们的平凡故事构成村庄岁月的长河。

  我还看到,老屋里的古井,泥塑的关帝像,矮墙后的杏树,以及杏树下簪花的小姑娘那红扑扑的脸蛋……

  两只斑鸠从眼前掠过,突然绽响的叽喳声,惊艳了眼前的宁静。

  如今那帮放牛小子,都在八、九、十来岁的年龄,他们从几岁起就放牛,一直放到他们的身体隆起了结实“腱子肉”,就像牛群里一头头健壮的牛犊子,有着一身使不完的力气,所有的农活都不在话下,成为真正的庄稼汉子。

  如今的老槐树下,古老的酿酒作坊,依然在这春光烂漫的时节,谱写着花与酒的新篇。喝下一口甘美的高粱春酿,将胸中万千浊气吐尽,心灵亦会得以重生。如再约三五好友,一同品美酒,赏美景,醉卧红尘帐。即使失了天下,又如何?

  清风阵阵入怀,老槐树在微风中继续发着邀请:“我有酒,你有故事嘛?”

  如今的老井,水依然甘冽;粉红的杏花开满枝头春意妖娆,杏花下的小姑娘已游向了远方,这里成为了她怀念中的故乡。

  席慕容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在游子们心中,故乡就是一份渔舟晚唱的温柔。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丝丝缕缕的眷恋与感动,都将填满她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很久远的从前,我的心也是那样柔软,能接收到极细微的温暖和感动。

  长长的风悄无声息地来了,在路旁的花丛里缠缠绕绕。暮霭渐至,家家户户的炊烟都醉倒在斜阳下,凝血的残阳投下红彤彤的身影。总有一种灵感按捺不住地跃出,弹拨着思绪的琴弦,迸发出诗的语言。

  “隔断城西市语哗,幽栖绝似野人家。”“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轻捻岁月的诗行,将淡然藏于心,前行的脚步越来越开阔。(颜梅)


(编辑:拉初)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