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说,不怕苦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11 09:36:00

我的母亲,已经年过半百。远远地望着她,感觉精气神都衰了一截,近近地看着她,头发已经开始泛白,额头上也有了深深的皱纹。30多年过去了,母亲看着我一点点长大了,而我也看着母亲慢慢变老了……

听外婆讲,母亲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所以没有太多的文化,她辍学后每天帮忙外公外婆做家里的农活,有时要放马放羊,有时要去山上砍柴,有时要去田里劳作。但她始终对生活保持着坚韧,也充满着乐观。听外婆说,母亲13岁时,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大姑娘了,每当山上积雪的时候,母亲就随村子里的大人们翻越20多里山路,去背一大筐积雪回家,然后熬点红糖水去集市上“卖雪饼”。一筐雪可以卖10多块钱,完了又拿去给舅舅们买笔和纸。类似于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从我记事起,都只记得母亲辛劳忙碌的身影。记得5岁那年,母亲忙不过来领我,就把我送进了村里的学校去读学前班,由于学校规定不能收插班生,母亲一连跑了校长家3趟,校长才勉强答应。入学那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死活不去上学,母亲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给我买了一个气球,我才勉强没有哭闹,母亲告诉我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放学后多等一会儿,她才会来接我。后来,我稍微懂事了,才知道那时母亲每天先把我送到学校,又立即回家去安顿好弟弟。紧接着,她得忙着去干活,挖田、种地、背土、堆土基,一天也就只能挣五六块钱,有时是去别人家里还工,别人家需要做什么就得帮着做什么。年轻时候的母亲总是起早贪黑,忙里忙外。家里农活多,从来没有听见母亲说苦说累,她一直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苦累……

后来,我长大了,也开始帮着母亲做点事情。母亲在一家单位帮忙煮饭,她每天早早起来烧水、做早点、洗碗、买菜,一直要忙到中午,收拾整理好厨房,才能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每逢赶集的日子,她料理完日常事务,就推着一辆手推车到粮食市场,做点小买卖补贴家用。她收购了很多大米,一个人运不回来,我就跑去帮忙她,我们母子推着一车千斤重的大米,拉回仓库里面堆放好。过上两天,母亲还得把这些大米送去给加工米线、饵丝的老板,那时一斤大米也就只能赚几分钱。在我的印象中,我去帮忙拉大米、送大米的时候差不多只有30多次,多数时候是母亲一个人去的。

有一年,母亲与别人合伙做鱼饲料生意。那时村里有很多的鱼塘,也有好多的养鱼户。母亲把鱼饲料供应给养殖户,到打鱼的时节,直接用鱼来抵扣饲料款。寒冬腊月里,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母亲都奔忙于打鱼、拉鱼、卖鱼。由于市场不好,囤积起来的鱼一下子也卖不掉,就索性放在了网箱里放养着,一天晚上风太大,一个网箱被风吹掀翻了,网里将近几千斤鱼跑入偌大的草海里一条不剩。第二天早上看到这个景象,母亲一下子气得大哭了起来。那天早上我也在场,我拉着母亲的手,心里非常难过,价值几万元的鱼就这样没了。我知道母亲心里的痛,那种打击和无助是多么残忍,可后来母亲又振作起来,从腊月二十到正月十八一口气卖完了剩下的鱼。内心坚强、身体力行的母亲,遭遇意外打击,但她还是勇敢地挺了过来……

母亲很勤劳,又善于动脑,又肯吃苦。后来的几年,她还坚持种庄稼,和父亲一起劳作,家里也盖起了大房子,她自己种兰花,承包经营农家乐……总之,她没有闲着,这么多年,一直忙碌着。其实,我们都很心疼母亲,这么多年的辛劳,母亲也积劳成疾,腰椎间盘突出、胃也不好,还做过胆囊手术。但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兄弟,为了有幸福的生活,她默默地操持着家里的一切。

现在,我们兄弟都长大了,也都成家了,母亲也有了2个孙子,1个小孙女,本该好好休息养老了。可她依然终日奔忙。有一天,我回到家,母亲刚好身体不舒服,我就劝她注意身体、好好休息。可她却对我说:“我现在50多岁了,别人已经到处去玩去闲了,我是不喜欢,坐车坐飞机还晕车难受。我要是身体没什么大病的话,还可以再苦几年,我这个人是不怕苦的,有什么能帮你们的还可以帮一下”。母亲说完立马做饭去了。

我的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很纯粹的人,她没有太多的文化,也没有随时代有太大的变化。但她始终坚持着她内心和外在的朴素,始终愿意吃苦奋斗。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都源自她无尽的苦、无尽的爱。母亲一直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给我们一个朴素的道理,有苦不用怕,苦才是人生。(苏清)

责任编辑:李毅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