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11 09:28:21

清风习习,落日残阳。据说这是写小说的人构思作品的最佳时辰。于是,他走向郊外,去寻找灵感。

远远见草坪上坐着一位小青年,正低头翻阅一本杂志。蓦地,封面上那熟悉的刊名跃入他的眼帘。杂志里有他最得意的作品——短篇小说《突破》。

意外的发现使他大喜过望,不由得停下脚步,把这位亲爱的读者打量一番:小青年长得一表人才,衣着光鲜,毛发灿然。再瞧他那酷爱文学的劲头,定是文坛未来的新秀。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油然而生。他趋步上前主动与小青年搭讪。“这书刊……怎么样?”他边问边弯腰做谦虚状。

“不怎么样。”小青年淡淡回答,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他不甘心,鼓足勇气又问:“那……《突破》呢?听说已被列为评奖篇目。”

“诺贝尔奖又怎样?”小青年见他一脸惶惑,忙解释道:“你大概没读过这篇东西,天底下竟有这样写小说的,吃饱了没事干,胡编乱造……还《突破》哩,我看谁也读不懂、突不破。咦,你不相信吗?请看看这一段……”

他只觉得脑袋轰响一声,五官错了位。重新打量这个小青年,横看竖看越看越觉得不顺眼,禁不住在心里诅咒开来:呸,看你暴眼突鼻,大口马牙,一副不学无术的流氓相。好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你懂得啥叫文学?别再胡说八道,满嘴喷屎!

小青年没发现他满脸的悻悻之色,仍在兴致勃勃地继续发表他的评论:“不过这篇小说表现手法新颖,敢于探索的精神值得肯定。如果……”

“真的?”他像灌了一口蜜糖水,甜滋滋乐呵呵忍不住笑出声来。“好聪明的小伙子,我早就看出你才华出众,是个行家!”说罢,一把握住小青年的手使劲不放。

“……?”小青年瞪大惊愕的双眼,把他看了又看,像明白了什么,旋即摇着头苦笑起来。

他也从他的笑声里明白了什么,顿觉脸颊发烫,背有芒刺。

清风习习,落日残红。这当然是捕捉灵感的最佳时辰。但此时他竟没有心思再去想那些写小说的事了……(杨增适)

责任编辑:李毅宁

上一篇:母亲节,别样的思念

下一篇:麦浪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