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书信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09 10:49:39

看了一部电视剧《椿文具店》,感触颇深。其实情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无非是经营文具店的外婆死后,外孙女继承后的故事。但以日本古都镰仓作为背景的电视布景充满一种和风美感,观看起来十分轻松惬意。

椿,其实是山茶花。这家文具店的店门口有一株一人多高的山茶树,每年都盛开一树山茶花,花瓣艳红,花蕊鹅黄,惊艳无比。剧中,曾经叛逆的外孙女鸠子因为老外婆的严格管教而离家出走,时隔八年回到家乡,承接了外婆替人代笔写信的业务。是一部描述人与人之间亲情、友谊、爱情等各种感情羁绊的温馨小品。

而且,剧中关于各类书写文具的镜头,令人觉得特别怀念书写的感觉。鸠子小时候练字的场景,也唤出我记忆中年幼练字的时光。那时,小小的我还握不好笔,无论是铅笔还是毛笔写出来的字,都不如称之为涂画出来的,歪歪扭扭,没有一点正行。尤其是写毛笔字,我总会不小心把黑色墨汁倒翻,好看的裙子就此报废,书桌地板一塌糊涂,少不了要挨大人一顿骂。

练字是一项需要持之以恒的事情。从上小学开始,直至大学,我也未曾中断练字。时至今日,我偶尔会潜心静默,摊开一页白纸,缓缓书写,在汉字一笔一划的书写中沉淀下浮躁。经常得到别人的夸赞,听到别人说“字写得真好看”时,会欣慰,会觉得自己在漫长的岁月中,不停练字而体味字里行间的美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鸠子替人代笔写信的时候,特别庄重,仪式感超强。先要沐浴静坐,洗净身心,斟酌词句,再选择好合适的笔墨纸砚,才提笔写字。反观如今我们的生活,书信往来早就被电子邮件代替,很少有需要大量书写的时候。就连请帖,有时也是用软件设计排版好再打印代劳。可惜中规中矩的铅印字体,却是无法向收信的对方表达出内心的感情和诚意的。

反省自己,也常常觉得写字没有打字来得方便快捷。我提笔写信,已经是很久远的回忆了。记得小时候交了好多天南海北的笔友,经常在夜深人静之际伏案写信,挑选漂亮的纸张,小心翼翼地落笔,用自认为最漂亮的字迹,向远方未曾谋面的朋友倾吐心声,排遣成长中的烦恼。至今仍然保留着那时和笔友往来的书信,纸张已经泛黄,墨水也转成雾月般浅淡。摊开旧书信时,一股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却别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是不动声色,却经久流传的美。

不禁想起木心的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慢,较之现在越来越快的节奏,变得美而精致,也愈发显得难能可贵。书信,经由一笔一划写成、封入信封、投入邮箱交给时间传送的心情,或许,已经变成一种奢侈了。(赵鲁璐

责任编辑:李毅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