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妇女节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9 09:19:51

刚刚打电话回去的时候,母亲正在喂猪。

“妈,你现在才喂猪,还没有做饭吧?”我知道,母亲总是先喂完猪,才肯自己做饭。

“还早着呢,我刚找完猪食回来,你知道吗?那两头小猪可能吃了,现在都可以吃半盆了呢……”母亲滔滔不绝,诉说的全是她和两头小猪的故事。

我听得有些好笑,却也有几许心酸。父亲过世近十年了,我常年出门在外,家里就母亲一个人。过完年原本打算接她进城里来同住的,可是母亲倔着不同意,最终留在了乡下。

过完年后母亲跟我说要买两头猪仔回来养,但是我没有同意。

“买回来我自己养,又不用你们养。”母亲态度坚决。

虽说我给她算了不少账,也摆了不少道理,但母亲依然“油盐不进”。

有一天她一个人到市场上买了两头小猪仔回来,我一问价钱,一千六!当时我就傻眼了,为此还和母亲争执了一番。

你要知道,现在小猪仔的市场价也就八块钱一斤,而母亲买的两头最多也就七八十斤,合下来已经二十多块钱一斤了,比市场上的价格不止翻了一倍还多。

母亲知道自己吃了亏,但她还是理直气壮:“我就是不知道才让你去读书了,你都不去买,这能怪我!”

“我不是说不养了吗?你非得倔着自己去买,我有什么办法。”正在气头上,我也不依不饶。

“我不养,我不养你回来吃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母亲的泪水已经下来了。

是的,母亲不养,我回去我吃什么啊?就如同母亲所说的那样,每次回家,母亲总会把最好吃的都留给我。

“现在已经七点半了,赶快喂完回去煮饭吃了。”已经聊得差不多,我就在电话里催着母亲。

“慌什么慌,猪还没有吃完呢。”母亲告诉我。我知道,母亲每次总是在圈门口等着猪吃完食了才肯离去。

“你打电话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母亲突然问起了我来。

“能,能有什么事情啊,就是问问家里还好不好。”说的时候我有些吞吞吐吐。

其实今天是妇女节,原本打算给母亲打个电话说一声节日快乐的,只是话到嘴边却无从说起。而看着那桶刚从家里寄来的油炸肉,我内心深处那股酸酸的味道也涌了上来。

(熊兴国)

责任编辑:拉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