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年的滋味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05 11:16:08

“穿新衣,戴新帽,包饺子,蒸年糕,打灯笼,放鞭炮。”刻在心里的童谣,每到过年的时候便亲切地回响在耳边,想起儿时对年渴望的心情,心里总是涌起一阵阵暖意。二十多年过去了,而今生活在城里,很多生活习惯都已经变了,年糕不用蒸,直接去超市买,大红的灯笼也无处可挂,鞭炮更是作为危险品,明文禁止不能放了,一直未改变的,就是大年初一穿新衣的习惯。

“小孩盼过年,大人盼插田。”对于过年,小孩子的热情是最高涨的,因为过年,除了有长长的假期,有压岁钱,更让人期待的,是有新衣服穿。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家庭条件艰苦,能穿件新衣是很难得的事,每到过年,母亲总会从牙缝里抠出一点余钱,给我们筹备过年的新衣新鞋。棉衣是拿到村子里的裁缝店做的,棉花是自家种的,留的最好的棉花,布多半都是碎花的棉布,耐脏的蓝色,有时候用上小巧的盘扣,别致精美,棉鞋是母亲亲手做的,厚实暖和的千层底,针针连着母亲的心,手巧的母亲还会用打毛衣剩下的毛线,给我们编花帽子,毛线袜子。也因此,新年,是我最盼望的节日。

其实还没到腊月,衣服和鞋子便做好了,给我们试过之后,母亲便会郑重其事地把它们放进衣箱的最上面。我总是忍不住跑去看,摸一摸,嗅一嗅,心里想着自己穿上它的样子,然后盼着年快点到来。母亲见了,总是开玩笑地说:“天气这么冷,穿上吧?别等到过年了。”我咬一下嘴唇,下了狠心似地说:“不穿,过年时再穿!”

就这样,终于盼来了大年初一,我们早早地洗了澡,全身上下穿戴一新,心里头那个美呀,看母亲把目光在我们身上扫来扫去,露出满意的笑容,接着又自言自语:“过新年,穿新衣,百百岁。”百百岁,是我们这里祝福的话语,就是希望孩子们长命百岁。母亲叮嘱我们一番后,我们便撒欢儿似地开始给长辈拜年去了。一则是去显摆自己的新衣裳,听到他们夸赞好看,二则还可以收到在我们眼里的“巨款”——压岁钱,新年,就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里,在孩子兴奋的叫声里,缓缓地走来了。

“妈妈,什么时候过年呀?”女儿打断了我的思绪,歪着脑袋问我。我回答她:“快了,快了。”她跑到房间,将柜子里的新衣、新裤、新鞋拿出来,抚摸一遍,又小心翼翼地放进去了。我说把吊牌剪掉吧?她说不,留着,过年的时候剪,看着她充满期待的样子,我仿佛又看见了自己年少时的影子。

盼年,每一个小孩都是这样的吧,无论是那时贫穷的岁月,还是在现在经济富足的环境里,年,在孩子心中,是快乐的音符,是幸福的象征,盼年,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美丽心情。(刘亚华)

责任编辑:李毅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