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诗里赏雪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04 10:40:06

我从小就爱读古诗,喜欢古诗的韵味,表达的优美意境。最初感受到雪的美妙,是在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雪如梨花般美。最初感受到雪中的孤独,是在柳宗元的《江雪》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漫天的大雪,孤独的渔翁,让人黯然。而杜甫的《绝句》里的“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则第一次让我感觉到雪里的生机和深远。

翻开书卷,钻进古诗里,与古人一同赏雪。“鸥鹭飞难辨,沙汀望莫分。野桥梅几树,并是白纷纷。”在诗人洪升的笔下,大雪覆盖之下,沙鸥与鹭鸶难以分辨,沙洲和水汀不能区分,白梅与白雪也分不出彼此,天地一片清新纯白,令我沉湎其中。而陆文圭的那一首《宿迁道中遇雪》则把下雪情景写得意趣盎然,尤其是最后几句“左右拍手笑,翁似日鹤仙。失却翁白髯,顿觉翁少年。”,顿时觉得与作者一同在宿迁道中雪中作乐。

漫天飞雪里,大概也只有梅花抵住严寒,傲然绽放,因而古人很喜欢写雪中梅花的诗。其中,我最喜阴铿的《雪里梅花诗》,尤其是那一句“梅舒雪尚飘”,一个“舒”字让我遐想无边,在雪花飘飘的天地间,梅花舒展着生命的脉络,绽放开朵朵凌霜傲雪的花朵。

爱雪,也爱夜雪的苍凉与宁静。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每一句都勾勒出一个画面,让人爱不释卷。深深沉浸在那个风雪夜,苍凉的天地间贫寒人家的狗吠与归人,既有无边的凉意和宁静,又有浓浓的生活气息,一种生活的本真。

雪后晚晴的景致最是令人流连忘返,推开书窗,只见“风卷寒云暮雪晴,江烟洗尽柳条轻”,云烟雾气已消失不见,柳条轻摆尽显风姿,看到此情此景心里的阴霾也被一扫而空,心情豁然开朗。杨万里说“最爱东山晴后雪,却愁宜看不宜登”,东山下雪放晴后,软红光里涌银山,景色优美之极,只是“宜看不宜登”。可远远观看,也不失为一种享受。(罗倩仪)

责任编辑:李毅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