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那年的雪
2018年01月30日 11:07       【 】 【收藏】 【打印

◆和智楣

接连下的几场雨,打破了小镇暖冬的节奏,气温忽地降了下来,周边各地都下起了雪,于是很少见到雪的怒江六库人们或拖家带口,或好友结伴,纷纷自驾车去附近的雪地玩雪赏雪,那几天微信朋友圈里满满的都是皑皑的雪景和玩雪时堆满笑容的大人小孩的照片。

小镇的冬天没有雪,我在小镇长大,21岁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对雪的概念仅停留在“雪压冬云白絮飞”、“山舞银蛇,原驰蜡像,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视觉感受,从小就对大雪来时,山川、树木、房屋全都铺满厚厚的雪,万里江山瞬间变成银色世界的奇幻景色很是向往。

第一次见到雪是大四那年在长沙。刚到长沙上学时,满心以为这回终于可以见到憧憬多年的雪了,谁想雪却和我捉起了迷藏,往往是寒假我前脚回六库过年,它后脚才来,好不容易等到开学赶到长沙,它又走了。这一等就等了三年,经历了长沙冬天的大雨小雨,学会了穿羽绒服,带毛线帽,带手套,围围巾,习惯了入冬后因为天冷食量大增的发胖,可就是没见到雪。

大四那个冬天,临近期末,又是几场大考,天天泡在自习室的我几乎忘了等雪这事,没曾想雪反而不声不响地来了。那晚在自习室待到熄灯,混在人群中走出教学楼时,看书看得头昏脑涨的我突然感觉室外有点不同于往常,还没等我琢磨出哪里不一样,身边已传来阵阵欢叫声:“下雪了!下雪了!”我慌忙抬眼望去,夜空异常明亮,无数晶莹细碎的白色飞絮从射过的路灯里飘落,飘飘洒洒,地面似乎已积了一层薄雪,白扑扑的,泛着柔和的光。

没半丝犹豫,我快步走进雪中,地面软软的,有点滑,伸手去接,立马有雪落在手上,凉凉的。“这就是雪吗?”没从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中缓过神来的我,觉得手中的雪仍没有真实感。而雪却仿佛早已知道我的疑问,轻轻落在我的头上、身上、手中,无声的回应着我,深切切的,带着千丝万缕的爱恋轻轻淹没了我。

一阵欣喜涌上心头,这就是我等待多年的雪啊。我兴奋地向四周望去,想把雪的样子全部放进眼中。可惜,夜里,雪风是刺骨的,雪是碎碎的,我看不见雪花的瓣,只能感受到它轻柔的坠落,静静的,如柳絮、杨花般,纷纷扬扬。有点遗憾,却又不禁因为雪的任性、调皮莞尔。等你那么多年,你终于来了,却还是不肯完全展露你姣好的容颜,好吧好吧,我在心里轻轻地对雪说,再等等你,我们明天天亮见。

那晚,很多同学沐着雪绕着校园边走边唱边说,声音打破了雪夜的宁静,这是期末大考间难有的热闹。我也破天荒没直接回宿舍,而是混在人群中,安静地走着听着看着,绕着校园走了很大一个圈。躺在床上入睡时已是午夜,我的心依然听到雪花落下的声音,宁静亲切,同那个夜晚它给我的温暖一起,见证了我多年等待的痴心。

 


(编辑:实习生 杜海燕)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 雨中   2018-01-30 11:03:38
- 读王蒙新作《王蒙谈文化自信》   2018-01-29 09:59:08
- 忆父亲   2018-01-29 09:56:20
- 奔子栏的此里卓玛   2018-01-26 10:19:24
- 狗年说狗   2018-01-21 13:38:59
-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