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醉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30 11:06:02

◆张凤姬 文 / 图

我从不喝酒,更不会酿酒,可我喜欢酒香。我总在想是不是可以拿醉人的风景酿杯醉人的酒。

彩云之南的家乡,天总是这样的蓝,云总是这样的白,柔柔的,绵绵的,在澄澈的蓝天中聚拢,又飘散,不停地变幻着飘逸着……

蓝天下,黄杨树、构树,金色的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有风无风轻轻地飘零,一片又一片,曼妙地飞呀飞,随之飘飞的还有淡淡的情愫。

核桃树的叶总是落得太早,光秃秃的遒劲的枝干高耸入云,映衬着蓝蓝天空,飘飘的白云,构成世界最美的水彩画,那画里是世界绝美的景色。

山坡上,松树林里,每棵松树都给绿色的裙镶上了金色的蕾丝,风过松林,松针簌簌飘落,落到林中荒草上,灌丛中,也落到了朴素地绽放着的龙胆花上,林下空地上,铺上了或厚或薄或浅或深的松针,像给林地铺上了金色的带花纹的波斯地毯。在如此幽寂的林中,我静听季节的浅唱低吟,听鸟儿起起落落歌喉婉转,看苍鹰突然振翅排云直上,看林木参天影映蓝天白云,静看林下如诗如画的点点光斑……我总是在想,这森林是否同样是一杯季节的酒,如此醉人。

贵州有茅台酒,山西有汾酒,鹤庆有乾酒,香格里拉有青稞酒,吴刚有桂花酒,我是否也可以酿制一种全世界最独特的酒,叫风景醉。

拈一朵白白的云,来点东山山巅的寒雪,西山脚下的龙潭清泉,佐进悠悠的麦香,加点冬日半开的含点霜露的攻瑰,夏天草海的清荷,凌寒怒放的梅,一点松香,最后调点暖暖的幻彩的日晕和冬天里最珍贵的雨水,就成了全世界最独特的佳酿——风景醉。

哦!我总在想,那叫风景醉的佳酿应是什么颜色?是清冽透明无色的吗?还是像空中的云一样梦幻的奶白,还是雪一样的白中又有点太阳的七色光,亦或是有点烂漫的玫瑰色? 无物无我,物我两相忘。一个人坐在如水的月光下,月光透过斑斓的树影洒一地细碎的清辉,杯中的酒也闪烁着碎银似的光斑。物影朦胧人也朦胧,清风过处,杯光酒影物态晃晃悠悠。那是梦的光泽,梦的色彩,在梦幻的酒色中,恍然间,峥嵘的桂树,衣袂飘飞水袖如虹飞天的嫦娥,乖巧娴静的玉兔抽动鼻翼,胡须翕然……

这是什么样的酒?如此醉人,嗅其酒香就能醉!这酒有着奇异的芬芳。那是什么样的芬芳,既浓又淡,欲散还浓。那酒有着玫瑰的馨香,有着梅的香魂,有着松树的清芬,泉潭的清冽甘甜,白雪的寒凉冰爽,云朵的缠绵悱恻……不会喝酒的人闻其香便已微醺,会喝的人品一口便久久回味无穷。这世界最独特的酒有独特的功效,一醉解千愁。纵使你有再多悲伤再多忧愁,只要品一滴,便微醺,忘记所有的不快。这云雨泪还有奇特的功效,能使人变得很温柔。比如谁暴怒如雷,只要云雨泪的幽香飘散一点点,那人就会平静温柔如初,甚至面带微笑。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在春暖花开的时节,在桃花梨花樱桃花一树树挂满枝头,红的粉的白的挤挤挨挨千朵万朵开满小院的时候,闲遐时光,邀朋友共品,酒香醉人,花色醉人,花香醉人……

山水如画,风景如诗。风景醉如诗如画亦如歌,芬芳也醉人。

 

责任编辑:实习生 杜海燕

上一篇:秋天里

下一篇:那年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