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梅香满园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08 10:23:20

今年暖冬,梅园的腊梅叶还没有完全落光,腊梅花就迫不及待地开放,让人们提前欣赏它的魅力。

北风慢条斯理地擦过腊梅枝条,没有刀刮的威力。几片叶子调皮地在枝头舞蹈,似乎在和寒风戏耍,嘲笑它的懦弱,有一种你奈我何的味道。绿梅、红梅的花苞如珍珠般大小沿着枝条有序地排列,它们在韬光养晦,积蓄能量,要等到冰天雪地、寒风凛冽的时候绽放。而腊梅则让人们惊喜,在百花萧杀的仲冬横空出世,点缀着大地,馨香阵阵,呈现出生机和活力。

腊梅,顾名思义,是寒冬腊月盛开,故称之为“腊梅”, 但随着全球气候的变暖,江淮一带,一般在农历十一月中旬,就有腊梅花的身影。腊梅因其花蜡黄又称之“黄梅花”,它原产地在湖北、陕西等省区,如今在全国各地广泛栽培,其中大多数是嫁接的,改变了它某些野生特性。梅花寿命长,耐寒、耐旱,有顽强的生命力,因此设计者匠心独运,在小区一块空地移栽了几十颗腊梅、绿梅、红梅,并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梅园。

腊梅率先开放,一群群老人聚集在梅园边,一边谈笑风生,一边把鼻子凑近梅花嗅嗅。腊梅气浓而清,艳而不俗,有位老学者情不自禁地吟咏自己创作的腊梅诗:“不在仙山涧壑栽,临楼傍榭胜瑶台,欺霜贝叶佳人舞,傲雪虬枝处士来。色近柠檬疑缎卷,香如丹桂费君猜。梅妻鹤子寻常便,酒已开樽句亦裁。”那愉悦的心情写在脸上,醉了老人,醉了寒风,也醉了梅园。

是啊,梅园是人间仙境,那黄色的花瓣也许就是玉皇大帝龙袍上的锦缎裁就,那四溢的清香也许就是蟾宫的桂花渗入。腊梅是正人君子,是高洁处士,是林逋的妻子……如果此时有一壶酒,对着腊梅临风畅饮,该是多么洒脱,多么浪漫,多么豪迈啊!

其实赞美腊梅的诗举不胜举:“闻君寺后野梅发,香密染成宫样黄。”、“刘郎不独种桃花,蜡蕊柔香更可佳。”、“恐是凝酥染得黄,月中清露滴来香。”……这些诗抓住了腊梅的神韵,把腊梅描写得惟妙惟肖,让人拍案叫绝。我尤其欣赏“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这句千古绝唱。我乘着皎洁的月色来到梅园,借着路灯昏黄的光线,看到腊梅枝条齐刷刷地伸向天空,疏疏落落的影子晒在铺满落叶的地上,枝动影摇,清香也似乎跟着浮动起来,直往我的鼻子里钻,令我心旷神怡。遗憾的是梅园虽临近小池,但有长亭相隔,缺乏了梅影与水亲昵的意境。我索性坐在亭子里得长椅上,用思绪把梅影与池水链接,自由驰骋在诗意的国度里。梅影映在长亭的瓷砖上,我弯腰捡拾,无异于水中捞月。

若是下雪了,腊梅镀上一层层洁白晶莹的雪花,白中露黄,黄中带白,格外精神,仿佛是九天的仙女绣成的灯笼,又若是丹青高手绘就的一幅幅色彩浓重的油画。腊梅因为雪的滋润,显得更加有灵性;雪花由于梅香的渗透,似具有香气的梨花。

腊梅开时满园香,小城的居民得知消息,纷纷前来欣赏。

在雾霾日渐严重的冬季,难得有如此一方清净馨香的天地,腊梅无私地吐出芳香,裨益大众,实乃功德无量!(高岳山)

责任编辑:李毅宁

上一篇:秧小麦

下一篇:疙瘩汤里的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