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边的风景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26 10:06:35

下了一个礼拜的雨终于停了,阴郁的天空终于露出了一丝笑脸。闷了一个礼拜的我,走出了屋外,在路边慢慢走着,生怕浪费了这少有的一丝阳光。

道路两旁,曾经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此刻早已经萧条的不成了样子,零零散散的几片黄叶中,阳光似乎比夏日更有穿透力,将树下的石凳上歇脚的几位老人,脸庞上的皱纹映照得清晰而有脉络。

转角的地方,几位卖鞋垫的小摊贩,将墙角被风吹落的树叶,用一把磨得光秃的笤帚一下一下地往边上扫了扫,然后把一张毡布铺开,将各种大小的鞋垫摆开,边上又摆了些手工做的布鞋,然后又开始拿起手里的针线忙碌了起来。

往南行了不远,光秃秃的银杏树下,金黄的树叶围着树根部落满了一圈,很是漂亮。几个贪玩的孩子,将树下的叶子抓起,往前边走过的女孩子头上撒下,嘴里喊着“娶新娘喽!”女孩子瞬间嬉笑着扭过头来,追着男孩子跑,嘻嘻呵呵的笑声如同街心古塔檐角上的风铃。市场角落里,一位穿着破旧的老人,肩膀上挑着一根棍子,棍子两头挑着两串柿子,柿子红红的,有的已经软软的,透着红红的亮光。对呀,柿子熟了。这个时候,要是在故乡,那该有多美啊!

房前屋后,一棵又一棵的柿树抖落了叶子,将一颗颗红红的柿果高傲的举过树顶,映衬着高高的蓝天白云,那绝对是一副美丽的风景画。两只鸟儿在树顶上欣喜地鸣叫着,在一颗柿子上啄了一口,又贪婪地跳到另一颗柿子上。

就在我走神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家里的几棵柿子树今年结得很繁实,都熟透了,可是他们已经上不了树,夹不下来,只能眼看着往下落,让我想吃了就回来夹上些,拿去给孩子们吃。我应了声行。这时候,刮起了一阵子风,空中纷纷落下一阵黄叶。我走到老人跟前,问了价,然后将他肩头的柿子买下。老人收了钱,将那根棍子放到我的肩头,裹了裹身上的衣襟,顺着落满黄叶的人行道向远处走去。

一片又一片的黄叶在他的身后缓缓落下,如同脑海里缓存着的某一个经典的电影镜头,或者,只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某一个记忆密码又被激活了,望着眼前这一幕,久久不忍转身。(刘卫涛)

责任编辑:李毅宁

上一篇:母亲的冬天

下一篇:秧小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