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雨崩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3-08 09:24:07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去那里,可到了之后我便不愿挪动脚步。

西藏和云南迪庆,我一直神往的地方。2015年11月初,因为云南文化记者德钦采访活动暨2015云南省报纸副刊研究会年会的成功举办,让我有幸踏上了我的第一个圆梦之旅,第一次走进迪庆,走进世外桃源雨崩村。

雨崩在哪?雨崩位于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云岭乡境内,坐落在梅里雪山脚下,地理环境独特,景色极为优美。

雨崩村分上、下村,上村可通往攀登梅里雪山的中日联合登山大本营,而下村则通往雨崩神瀑,沿途可以看到古篆天书、五树同根的奇景。

面孔

徒步雨崩,人间乐园。因为不通公路,徒步和骑骡子成为目前人们前往雨崩村的唯一方式。面对上坡12公里、下坡6公里、中途翻越3700米南垭口的旅程,我选择了与骡子来一次亲密接触,赶马人塔娜也由此走入了我的视界。

前往雨崩村,需要从西当村进入,从德钦出发1小时后便到了。上午10点,坡地上,塔娜和马帮的其他成员一样全神贯注地从嘈杂的人群中分辨着客人所抽到的号码数,当马帮的负责人喊出“9号”时,塔娜一个箭步,挤开前面的人群,伸出手将我一把抓住。眼前的她,是个精瘦的女子,个不高,戴一顶有些陈旧的帽子,扶我上骡子后,便一路用沙哑的声音吆喝着。

塔娜的骡子不高大,却也聪明,走着“之”字型的路线驮着我迂回爬坡。我也从一开始死抓马鞍扶手不放的紧张到后来左顾右盼调侃同事的从容,与塔娜越聊越欢。塔娜说,今年是她赶骡子的第5年,虽然来回奔走在雨崩和西当之间,但所得的收入要比种地可观得多。下午3点,在到达垭口休息站后,塔娜与我告别,她说,下坡骑骡子危险,剩下的路只能靠徒步了。

路途有多遥远,风景就有多动人。沿途到处是茂密的原始森林,美丽的高山草甸,繁花似锦,美仑美奂。

村落

秋冬之际的雨崩村色彩斑斓,如同梦幻般里的童话世界。

去往雨崩的必经之处是香格里拉。这个渲染着各种奇幻与浮华的地方如今不仅代表着一本书里的秘境,还是探寻整个滇藏地区的神经中枢,每天都有数不尽的过客来往于此。人们都希望从这个“香格里拉”出发,去往充满未知的、心中期待的“香格里拉”。

梅里雪山除了壮观的日照金山和浓厚的宗教气息,无法征服和著名的山难也给梅里雪山蒙上了一层神秘且令人敬畏的面纱。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点亮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的最高点时,金字塔状的主峰开始自上而下被慢慢染红,梅里雪山如英雄般被披上鲜红的斗篷,与传说中一样英俊魁梧。而最南侧的缅茨姆峰传说是主峰卡瓦格博的妻子,缅茨姆峰此时也被轻轻点亮,她的形状似主峰,却又多了一些俊俏婀娜,而她的脚下,便是此行真正的去处——雨崩村。

下午6点,随着步履的加快,雨崩村也慢慢映入眼帘。木质结构的平房,用山石搭建庭院的围栏,悠然行走于土石路上的牛羊与骡马,无不显示着这个村落的与世隔绝和宁静安详。隐秘的雨崩村有这样一个传说。很久以前雨崩村并不被外界所知,后来有一个老人常到澜沧江边的西当村借粮,西当村的人谁也不知道老人从哪来,于是便有人跟踪他,可总是走着走着就不见了。人们想出一个法子,偷偷地在老人用于借粮的口袋上扎了一个洞。玉米一路流,村民紧跟着找到一棵冷杉树下时,玉米没有了。他们奇怪极了,众人寻不到老人,却发现下面有个村子,雨崩村这才被外界发现。

近几年,随着雨崩村知名度的不断打响,旅游也成为带动当地村民增收致富的主要产业。据了解,靠着客栈和马帮的生意,雨崩村民的年收入大大增加,这也促使雨崩村41户农家中,有31户办起了客栈。

神瀑

来到雨崩村,不得不去雨崩神瀑。

在梅里雪山南侧,有从悬岩倾泻而下的瀑布,被称为“雨崩神瀑”。

雨崩神瀑景色随季节变化而变化。春夏冰雪消融,瀑布水流增大,落入地面,溅沫飞扬,雨季瀑布较为壮观,平时只是山上垂下如哈达般千丝万缕的水线。

传说雨崩神瀑是梅里雪山尊神从上天那里取回的圣水,能占卜人的命运,还能消灾免难、赐恩众生。转山人员朝拜梅里雪山,必沐雨崩神瀑。朝圣者视瀑布为圣水,争相沐浴、饮用,还盛入瓶中带回家供奉。

2015年是藏历木羊年,也是民间传说的梅里雪山本命年。在藏族人的信仰里,神山的本命年转山,能够得到更多的福祉。

跟随朝圣者的步伐,一路与迎面而来的藏族同胞用“扎西德勒”相互祝福,经过3个小时的徒步跋涉,翻过一座山包,便听到雨崩神瀑落地的声音。

秋冬时节,神瀑水流变小,山风过处,有时凌空掷地,有时贴壁泻下,变幻万千,远观如素帛飘飞,近看似明珠垂落。

淋过神瀑,喝过圣水,也为此次雨崩之行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离开雨崩村,心中不免回想这一路下来是否有所收获。我想,收获的是心怀感恩和与生人交流的勇气,是想要看不一样的风景,需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走;是人活一世,应珍惜每一次的不期而遇。(谢宇 文/张国华 图)

责任编辑:鲍江平

上一篇:中年女人

下一篇:凄婉的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