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最美de大妈
2014年03月07日 10:16       【 】 【收藏】 【打印

不知道你是否注意到这样一群人:她们大多体型壮硕、面色红润、嗓门洪亮、衣着不太讲究。市场上、超市的特价摊位上.....总能看见她们的身影:眼睛像雷达一样扫射着眼花缭乱的瓜果蔬菜,脸红脖子粗地和小贩们砍着价格,她们身边常伴着那一袋袋水灵灵的青菜、胖乎乎的香菇和圆滚滚的西红柿。精挑细选、精打细算过日子,谁也比不过她们。

你会听见她们扯着嗓子接电话:“快了,快了,我马上就到家了。”能想象出一家老小正盼着这位家庭主妇就位,等着她戏法似得变出那一桌让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口味鲜香的饭菜呢。有时听到她们在电话里呜哩哇啦的统筹安排、指挥调度着家里家外的事儿,语气里透着有着绝对的权威和话语权,这就是大妈,家里家外的一把手。公交车上遇到老人让座儿的,常常是她们;生活中遇上点不平事儿,跟着掺和两句的也往往是她们;只要她们话一出口,往往就有平衡场面的效果,事理摆清,人心安定,日子继续,柴米油盐才是主调。

喜欢看英国的乡村田园片,尤其喜欢看里面的大妈。她们大多心宽体胖、热心助人、明辨是非、机智幽默。她们的屋里窗明几净,她们院子里鲜花盛开,她们的平底锅里香气四溢,她们的男人和她们一样粗野平庸,但是脸上挂着的、心里透出的那股子祥和满足还真能打动人心呢。

三毛说过:“曾经的我,爱的是《红楼梦》里的黛玉,而今的我,爱着的却是现实、明亮、泼辣,一个真真实实世界里的王熙凤。”谁能知道,大妈们在青春里没有林黛玉的影子?谁又能知道,那多愁善感、自怨自艾的林黛玉不会把那满腹的诗情才华幻化成锅铲下的五光十色,把满怀的愤世嫉俗演变成对家人无微不至的关爱呢?谁又能猜到从林黛玉到王熙凤,大妈的生命里经历了什么样的百转千回与波澜壮阔呢?曹大爷都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谁又能否认让人情稳定而热络,让生活殷实而平静,让我们活的踏实而从容的大妈身上没有另外一种诗情画意呢?

曾看过一篇文章,谈的是女儿性。作家的观点和贾宝玉如出一辙,大概是说喜欢女儿性的天然洁净,不喜妻性和母性的世俗与功利,如此等等。借少女来歌咏生命那是文人和男人惯用的伎俩,但这却不是生活的全部。每当我看到一位大妈和她亭亭玉立的女儿站在一起,让我感怀的是大妈脸上的表情,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她们脸上的表情绝无青春已逝的黯然,而无一例外的,是淡定与坦然,还有一种难以掩饰的骄傲——为身边那个自己创造出的美好生命而骄傲。我还记得上高中时的一个冬天的中午,我骑着自行车回家,路边有个素不相识大妈笑着冲我招手,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车来,她径直走到我面前伸过手来,给我把已经在风中散乱的围巾和帽子重新整理好,然后笑呵呵地拍了拍我,示意我继续走。恍惚中我好像忘了跟她说一声谢谢,可是这样一位大妈,我从来没有忘记。是啊,没有妻性和母性的润藉和呵护,女儿性又怎能绽放得无邪而明媚呢?

人应该像植物,荣枯都是本分。如果岁月终将把我们变成一位胖胖的大妈,如果那天我能修炼成那样一个俗的透亮的大妈,即使有了大妈那样壮硕的身材又怎样?生命是一场轮回,更是一场接力。生生不息,孜孜不倦,就像是大妈对生活的那股热情劲,那股劲儿,就像是去战斗。像大妈一样去战斗,不正是对生命最热爱的表达吗?(作者:韩冰)

(编辑:和玉凤)
— 相关新闻 —
- 草原骏马   2014-03-04 10:02:40
- 别挡住阳光   2014-03-04 10:01:41
- 鸟鸣春意闹   2014-03-04 10:00:29
- “常回家看看”要出于真心和孝心   2014-02-28 09:31:58
- 维西记忆   2014-02-28 09:31:15
-   
请输入关键字: